16岁少年救狗身亡,女权和动保都沉默了

   日期:2022-06-24     浏览:35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没有人关心着是非,只有人关心自己的圈子和屁股。选择冷漠,选择无视,正是舆论撕裂之后的结果,只传播匹配自己极端立场的物料。
 

没有人关心着是非,只有人关心自己的圈子和“屁股”。选择冷漠,选择无视,正是舆论撕裂之后的结果,只传播匹配自己极端立场的物料。

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丨花衬衫叔

“16岁男孩疑被误导下河救人溺亡”,这是一个奇怪的事件标签。

一方面,实际要救的不是人,是狗;一方面,“疑”字在催毁整件事的事实基础。

虽然,事件的基本情况还没得到完全证实,但是依然触碰了舆论场里的敏感神经。

目前可以确定的事实是:6月20日,四川成都,一名在打篮球的少年,听到两女生呼救之后(有网友发帖称,两名女生说的是“救妹妹”),于是,少年下河施救,结果不幸溺亡。关于少年是怎么被两个女生“误导”下河救人,目前只是第三方的转述,甚至可能是转述的转述。

22日下午,当地锦江社区回应称,已找到少年尸体,具体情况不清楚,还是没有证明、证伪什么。

能看到的现场画面就是:少年的母亲在湍急的河水边绝望地哀嚎,母亲失去了她挚爱的生命,没有人能和她完全共情。

两个女生是不是“欺骗”少年下河?还是交流中出现误解?16岁的宝贵年华,善良的少年这么做是否值得?这样的死算不算“见义勇为”?两个女生为什么不出来说明情况——哪怕不提责任,不提赔偿,是不是应该把前因后果告诉失去孩子的母亲?

01

整个事件,就这么半温不火,没有太多的愤怒,却有着深深的对立,对事件背后两大群体的恐惧和提防。用某网友的概括就是“一个新闻,让微博两大社群集体消失闭麦”——一个是宠物,一个是女权。

一个少年的死,生生撞到两个反流量的标签上:和宠物保护唱了反调,与女权议题设定相悖。

如果,仅仅是如果,是一条大黄狗为了救人,下河被水冲走,那一定是让人泪目的忠犬八公的故事,或者是两个男生忽悠女生下水,发生悲剧,那一定是揭破微博天灵盖的女性新闻,可惜16岁少年死得很反流量。

而且,少年成了性别撕裂的又一个开战由头。有人精准女性博主的“双标”表达,诸如:

有人在评论唐山事件时是这么说的:

“边上坐着的那些算男人吗?就这样看着?”

但,在评救狗溺亡的时候变成了:

“保护自己的同时,再考虑保护别人”。

有人在评论唐山事件时是这么说的:

“原视频太让人气愤,每个上去劝架的女孩子都被打了,只有女孩子上去劝架,店里店外的男的都坐在那一边,像一头死猪,这就是中国男人啊。”

但,在评救狗溺亡的时候变成了:

“为什么总有人挑起性别对立呀?看到这条新闻有人惋惜,这么年轻的生命,有人就知道搞性别对立。”

似乎对这则新闻的正确表达是“错的是人,不是性别”,但是马上有人质问博主,要求TA把这话贴到唐山打人案的下面。

是的, 在唐山那波算不算“性别事件”的讨论之后,这一回救狗又变成性别之争,只是当事人的立场完成了丝滑地切换,毫不尴尬,毫无赧颜。这种和道德感剥离的后现代表达,让我无所措手。

▲救狗事件事发地(图/视频截图)

后现代主义的描述,解构了是与非,把原来是与非对与错,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性别、身份、出身、性取向的标签,拿肉麻当成了有趣,像极了福柯的《词与物》开头,那本中国百科全书对动物的乱七八糟的分类。

而在这样撕裂的、解构的舆论场里谈正义,会被轻佻地扣上“爹味十足”的帽子。

02

我不想在这里争论一番性别的话题,只是深深感到舆论的毒化。

身份决定了立场,抱团取代是非,什么样的话题都要被塞进、挤进:性别的,动保的,地域的,爱国与买办,躺平与奋斗,中医粉和转基因狂等等模子里……

模子的话语结构里只有“屁股”和立场、战友和“敌人”。模子里因为有了“敌人”,才有更紧密的亲近感、认同感,所以必须要时时刻刻地制造“敌人”,完成团结,于是什么样的话题都变成性别撕、地域撕……

每个人都躲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,窝在自己的认知舒适区,拿着44厘米的键盘和“举报按钮”厮杀:你只关心你的毛孩子,我只关心我的“独立女性”,还有人在关心星辰大海,打汉奸,其他的与自己没有关系,一切话题必须驱赶到自己预设的模子里。

在宠物主人的世界里,只有汪星人、喵星人是对的,流浪狗不可能咬人,狂犬病不致命,什么?还有流浪猫吃野生小动物的生态研究论文?先举报到他们删帖道歉。

在极端女性主义的世界里,只有女性的声音,男性天然就站在了正义的对立面,什么话题总能绕到“国蝻”上。

前几天,我编辑过一篇高校老师关于唐山打人案点评稿子。作者显然是从女性主义角度出发,讲在大庭广众里殴打女性,会让施暴者有一种“男子气”的沾沾自喜。

图/视频截图

但是,后面的读者这样跟评:

小编说罪犯沾沾自喜,觉得自己够爷们,呵呵,想多了吧?……

“两女人用玻璃瓶击打男子头部”是整个事件激化的关键,也是施暴者故意杀人的动机。

客观地说,将打人和畸形的男权意识挂钩,只是女性主义文献里的“大水词”,只有美学意义,没有科学价值,也注定无法证伪。而跟评的网友显然是一种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看“女”下菜碟:你说这是性别新闻,我就说女性有错。

偏执引发更大的偏执,在沉默的螺旋之外是“偏执的螺旋”。一个感觉,性别撕裂的戾气越来越重,很多再正常的论断,非得按性别对立撕一撕。

03

回到“16岁男孩疑被误导下河救人溺亡”这桩事,本无关性别。但却被性别、宠物的标尺重新划下印记。

宠物党,看到这个16岁少年溺亡的新闻就绕开了,因为传播这个新闻会造成对自己立场不利的传播结论。

女性主义绕开了,因为知道传播这个新闻会形成对自己立场不匹配的效果。

没有人关心着是非,只有人关心自己的圈子和“屁股”。选择冷漠,选择无视,正是舆论撕裂之后的结果,只传播匹配自己极端立场的物料。其实,性别之外,还有正义;宠物话题之外,还有公正。

图/视频截图

那两个人(不论是男女),应该向死者家属讲清楚事发的原因,当时有没有欺骗死者?这是对死者的告慰,是为让自己的良心安宁。

作为旁观者,你(无论男女,无论是否养宠物)应该对于死者表示惋惜,应该感到愤怒,应该希望职能部门公布真相,而不是像划掉一个自己不喜欢的视频那样,让这则带血的故事轻易溜走。

 

如果你是猫妈狗爸,在转发过1000条虐狗杀猫的帖子之后,打过100次举报电话之后,有没有转发孩子被流浪狗咬好的血肉模糊的照片?有没有共情因为狂犬病失去生命的年轻妈妈?

如果你是女性主义者,在转发千百次家暴男、女性深夜被侵害的新闻之后,也学会驻足一下“女生坐网约车犯困,怀疑被下药,拿刀划伤司机”之类的新闻。

我们在给自己签上猫妈狗爸、女性主义者标签之前,先要学会善良,先要学会成为一个人。

今天,北大女生包丽男友牟某翰涉嫌虐待罪一案,正在开庭审理。我希望所有的人站在正义的一边,而不是性别的一边。

对“16岁男孩疑被误导下河救人溺亡”,我也希望所有的人站在正义的一边,这事无关性别,但你有理由愤怒。
编辑  藏龍  新闻热线  6066966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新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.